线路
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中国 > 北京 > 北京旅游攻略 > 看完《南极之恋》,我想去南极看企鹅了
北京旅游Beijing
 | 

中国首都与历史文化名城,游故宫,登长城,尝北京小吃,体验大都会的繁华与魅力。

想去0

去过0

看完《南极之恋》,我想去南极看企鹅了

http://beijing.cncn.com/  2018-02-11  来源:欣欣旅游网

2018年情人节马上就要到了,电影院也应景的上映了《南极之恋》这部动人的爱情影片。

(这并不能算剧透)改编自导演吴有音创作的长篇小说,电影讲述了婚庆公司老板吴富春和高空物理学家荆如意在南极上空遭遇坠机,两个毫无共同语言的男女,在酷寒冻土、随处都是绝境的南极腹地中,面对伤痛折磨、物资匮尽的困境,两人彼此依存、互生情愫的纯爱故事。

电影除了感人外,影片中南极致美冰川,可爱蠢萌小企鹅的片段更是直击心灵,让人立刻生出:我要去南极,我想看企鹅这样的念头。

最佳萌友,问路帝企鹅

南极旅行中,登岛看企鹅是最喜闻乐见的旅游项目,旅行中人们更爱互称为“鹅友”。在南极所有7种企鹅里,个头最大、有着玄黄色脖羽的帝企鹅人气最旺,但由于帝企鹅的栖息地深藏南极大陆,必须沿着去南极点的探险路线才能找到它们,路途遥远,花费不菲。

从开普敦出发前往南极点,途中经停毛德皇后地冰架的阿特卡湾,那里竟然栖息着数千对帝企鹅。与世界上最萌企鹅的相遇,着实令人兴奋。

南极绿洲,飞赴阿特卡湾

我们在南极大陆的落脚点位于毛德皇后地,南纬 70度的俄罗斯新拉扎列夫科考站旁边。这是一片南极大陆罕见的绿洲——你想象不到冰雪世界还有这样一片苍翠的仙境。南极的绿洲只是指那些不会整年被冰雪覆盖的地方,很多是受地热影响的高原。

因为营地和南大洋之间还有几十公里冰架的漫长旅途,我们附近没有太多动物,每天只有几只贼鸥在附近逡巡,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们的垃圾桶。再有,就是几对神奇的阿德利企鹅,每年都跑到这远离大海的地方来筑巢繁殖,但每次都无功而返,我们还可以看到废弃企鹅巢中的蛋壳碎片。

帝企鹅的栖息地阿特卡湾(Atka Bay), 是毛德皇后地冰架与南大洋交汇处,距离我们的营地约 500 公里,需要两小时的飞行时间。但这个距离对于荒凉而广袤的南极大陆而言,已经是算是近邻了。

飞机行驶在雪原上空,望下去白茫茫的一片。忽然,DC-3 巴斯勒的舷窗外不再是一片纯白,远处的一抹蓝色提醒我们已经飞行到了南极大陆冰架和南大洋开放水域的交界处。很快,机翼下方的冰架上出现了两片布满黑色小点的区域,“那就是阿特卡湾的帝企鹅栖息地了”,来自德国的向导安妮指着窗外兴奋地说。

阿特卡湾没有跑道,因为冰架在运动,冰裂缝随时消长,帝企鹅的栖息地每年也可能有变化。因此,我们的降落地点完全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通过判断而临时决定的。DC-3巴斯勒采用雪橇板着陆,比较平整的雪面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降落场。为了不干扰帝企鹅的宁静生活,我们会在距离栖息地 1 公里外降落,然后坐雪地摩托或徒步去拜访它们。

企鹅家族,从内萌到外

与南极半岛上经常被人们参观的南极企鹅们不一样,这里的帝企鹅很少能见到人这种奇怪的生物,因此非常好奇。往往我们刚刚关闭飞机引擎,开始放舷梯,准备往下搬雪地摩托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企鹅群中开始形成一个小小的队伍,径直向我们走来,仿佛是它们派来的欢迎团。在拜访对方的途中,我们会和“企鹅欢迎团”相遇,它们打量打量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走向飞机,可能那个鲜艳的大家伙更让它们感兴趣。然后,这些企鹅会围着飞机转一转,兴趣消失了就趴在飞机附近睡个午觉。直到我们看够了它们的家园,回到飞机上,发动引擎的声音轰然而起,它们才不紧不慢地用胖肚皮滑着雪让出跑道。

根据南极公约关于保护野生动物的要求,我们不能距离企鹅 5 米以内,以免打扰它们的生活。但是想靠近企鹅也是有窍门的,诀窍在于:你只要在距离企鹅 5 米以外的距离蹲下或者趴下来,静静地拍摄或观察,它们会迅速放松警惕,自顾自地向你展示自己的生活。甚至会有一些好奇的企鹅主动走向你,靠近到你不得不把长焦镜头换成广角镜头,继而担心这身高通常超过 90 厘米,体重五六十斤的大鸟会不会来啄你的帽子,尝尝你的味道。

帝企鹅在极夜繁殖,8 月份小企鹅破壳而出。在我们拜访的 12 月,小企鹅已经有四五个月大了,它们身披灰色和黑色相间的茸毛,很像一群欢快地在雪地上跑来跑去的玩偶。在我们眼里,这些小企鹅真是从内萌到外,它们瞪着圆圆的小眼睛,挺着肚子站在那里发呆,或是张开短短的翅膀晃晃悠悠地奔跑。

这个年龄段的小企鹅可以暂时离开父母的怀抱。一起去海里捕食的帝企鹅父母会把孩子们托付给其他的成年企鹅照看,因此在企鹅的繁殖基地上有很多“企鹅幼儿园”,经常是几只成年企鹅看着一大群小企鹅。小企鹅们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紧紧跟着叔叔阿姨们。偶尔有一两只不服管教的小家伙,“保育员”就会凶巴巴地把它们赶出群体,孤立起来。那小可怜立刻就老实了,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大家。观察企鹅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在基地上没事的时候,我就会蹲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企鹅们的生活。

父母回来的时刻,是小企鹅最幸福的时刻。它们使劲仰起头,一边叫着,一边啄父母的嗉囊,催着它们把捕来的小鱼小虾喂进自己嘴里。可能是怕小企鹅一次吃太多撑坏了,企鹅父母总是会隔好一阵子才喂一些。这种定力很让人佩服,在小企鹅那么热切盼望的眼光和不停的催促骚扰下,它们还能心平气和,保持着自己的喂食节奏。

一旦喂完宝宝,帝企鹅夫妇就会忽视小企鹅的存在,自顾自地在那里耳鬓厮磨。这也是我们在摄影作品中最常看到的画面——成年企鹅夫妇优雅地伸长脖子,深情地把喙交错在一起,它们中间则是可爱的企鹅宝宝。在阿特卡湾的帝企鹅栖息地,到处都是这样的场景,让人忍不住赞叹它们伟大的爱情(根据生物学家的统计,至少在当年的繁殖季,帝企鹅严格地遵循一夫一妻制)。很多时候,忙着秀恩爱的帝企鹅夫妇会忘了小企鹅的存在,小企鹅会努力在爸爸妈妈交汇的肚皮中间挤过来挤过去,仰起头不停叫,希望引起父母的关注。

残酷生境,未来堪忧

可能是因为体型最大,帝企鹅是我们观察过几种企鹅中动作最优雅也是最缓慢的。它们喜欢排队走路,像背着手、穿着燕尾服的绅士一样不紧不慢,即使觉得有危险来临也不过是换成肚皮着地,加速滑雪前进。因为帝企鹅的栖息地纬度很高,温度要明显低于普通的南极企鹅栖息地,因此这里不会像其他企鹅栖息地一样充斥着臭鱼烂虾的可怕味道。对于我们这样的鹅友来说,观赏性和舒适性都要好一些。

南极野生动物种类少,生态链相对简单,但这并不意味着企鹅没有天敌。相反这种行动笨拙的动物经常遭到海豹、虎鲸和贼鸥等动物的猎食。阿特卡湾冰架上的企鹅栖息地距离真正的海水还有 10 公里以上的距离,成年企鹅每天这样不辞辛苦地往返捕猎,填饱自己的肚皮,也给小企鹅带回足够的食物,为的就是远离海滨,尽可能远离自己的天敌。生物学家的统计数据表明,在正常的年份,帝企鹅的孵化和雏鸟成活率在 70% 左右,不过一旦小企鹅开始下水游泳和自己捕食,就会大量遭到海豹、虎鲸等动物的捕杀,当年能成功活下来的小企鹅只有 30%。

我们在阿卡特湾的帝企鹅栖息地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三三两两的贼鸥不停在企鹅群上空盘旋,希望发现病弱或落单的小企鹅,让自己饱餐一顿;成年企鹅紧张地注视着空中,看到潜在的危险则大声鸣叫示警。在栖息地附近,我们总能发现死去的小企鹅,因为温度低,它们依然保持着最后倒下的姿态,瘦弱的身体上,蓬松的绒毛还在风中摇摆,就像是被人随意丢弃的玩具,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无情。同行的生物学家告诉我们,这些尸体还很完整的小企鹅往往是被饿死的,它们外出捕食的父母可能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及时赶回来喂食,而其他的成年企鹅一般没有领养别人孩子的习惯。

有生物学家认为,如果全球气候变暖的状况得不到改善,固守在南极大陆上的帝企鹅将不得不面对灭顶之灾,甚至有可能在 2100 年前消失。面对这些友善、憨厚而又好奇的动物,我有时候会刻意不去想它们的未来。

- END -

微信编辑:王守娟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权必删

喜欢1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
    • 9月快来了,秋天必须要去的地方,美如画! 一年之中,秋季天凉气爽多温柔,西南的树林开始变得色彩缤纷,江南的古村逐渐恢复安谧宁静,东北的小镇也呈现出欧式风情 9月,你该出发了。 1阿尔山 最佳季节:夏秋为佳。这里是电影《夜宴》的外景地。秋天时候有调...
    • 最适合与父母旅行的8个地方,再不陪伴他们就老了! 说起旅行,很多人觉得是属于年轻人的,说走就走,充满着青春的活力与激情··· 可是,每当你结束了一次旅行回到家里, 是否也注意到日渐苍老的父母两鬓斑白,孤独和失落?爱父母,不仅仅是常回家...
    • 8月不想上班,只想去这些地方玩.... “下午的会议准备做好了吗?”sei?是sei和我说话?宝宝不相信!为什么只休息了三天就上班了?为什么周末这么短?!! 而且宝宝最近还全身乏力患上上下眼皮“自闭症”感觉好像通宵了几天几夜没...
    • 带婴儿宝宝上飞机的详细攻略,转给身边有孩子的朋友! 不管是出去旅行还是出远门办事,都难免不了要带上亲爱的宝宝。但是大部门的妈妈对于小宝宝坐飞机还有很多的疑问,所以今天就帮大家把带宝宝坐飞机的经验总结了下来,让爸妈们以后能安心带娃出游到处嗨。 多大的宝宝...
    • 带着爸妈游北京—超详尽食住行全攻略,看完这篇说走就走! 这次的攻略游记会写的尽量详细且接地气,因为希望不仅可以给小伙伴们一个参考,也能够让大家的长辈能够拿这一篇按图索骥、自在旅程,毕竟大多数人假期太有限,有空陪父母旅行的机会还是很少的,如何能让他们不跟团、...
    桂林5A漓江阳朔 纯玩一日游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